摩登平台机构如何换上一台使命驱动型CPU

如何应对不断增长的虚假信息问题,成为摩登平台新闻编辑室面临的共同挑战。

对于发展中国家的数字商业媒体而言,这些挑战表现得更为严峻。作为资源有限的新闻媒体,他们如何在具有挑战性的政治、社会和新闻自由环境中不断创新,从而为自己争取竞争优势?

为了回答这一问题,路透新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Julie Posetti等人选择了三个典型的发展中国家数字媒体的代表——菲律宾的Rappler、南非的Daily Maverick和印度的Quint,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通过深度参与式的定性研究,结合大量的访谈等资料,形成了报告《创新经验:国际新闻媒体如何通过使命驱动型新闻与假新闻对战》。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为你独家编译这份报告,带你来看国际新闻机构如何祭出自己的假新闻战争新杀器。

“新闻创新轮”作为一个概念框架,旨在说明影响新闻机构可持续创新的因素

在这份报告中,上述新闻媒体“(尽管)受到各方攻击,但是仍然努力继续生产具有高影响力和高创新性的新闻产品,仍然积极捍卫新闻的公共利益、新闻自由和公民权利。”这份报告以案例讲述了南部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新闻媒体与虚假新闻、民粹政治力量进行对抗的生动实践,并强调了在新媒体环境下,新闻媒体创新故事报告方式、革新报道叙述方式的重要性。

 

这份关注发展中国家新闻媒体如何在更为复杂的社会政治环境中创新发展的报告,为同样希望建立起可持续创新框架的新闻媒体提供了独到的案例详情和创新经验。

变的环境 不变的使命

所有的媒体都面临着数字创新和技术发展带来的“意外后果”,尤其是日益严重的假新闻问题。为了应对这些挑战,新闻媒体身上的使命变得更加复杂。一方面他们需要继续坚持民主国家中自由媒体应当发挥的角色和新闻价值,另一方面,他们需要技术创新和内容创新来应对日益严重的虚假新闻问题。

相比于西方发达媒体而言,发展中国家媒体面临的挑战更加复杂和多元。为了研究发展中国家媒体机构在新环境下的境遇和应对,研究者选取了Rappler、Daily Maverick和Quint作为典型代表。这三家媒体都诞生于信息技术和新数字环境之中,成立时间都不足十年,都采取移动优先的战略,并且都通过社交媒体发展和覆盖受众。虽然他们的规模要比传统竞争对手小,但是在网站和社交媒体上他们建立了大量的在线受众规模,是各自国度里快速成长的新兴力量。

The Quint创建于2014 从Facebook账号转变为专业媒体机构

在这份报告写作时,这三家新闻媒体都面临着国内迫在眉睫的全国选举。同时,由于互联网平台势力的增强,在菲律宾的Facebook,南非的Twitter和印度的WhatsApp为代表的平台上,虚假新闻十分泛滥。来自政治的和平台的各种力量,正带给这些机构更严苛的挑战。

为了应对以假新闻为代表的新挑战,这些媒介机构采取了各类措施。包括强化的、多层的事实核查,使用数据新闻和网络分析,在某些情况下,还包括与平台和受众进行合作。通过对变化挑战的快速应对,这些新闻机构和组织获得了新的知识和技能,帮助自身更广泛地实现着新闻公共利益、扩大公众参与。媒体机构在应对假新闻“战争”的同时,也在帮助用户更好地理解和使用数字媒体环境。

菲律宾、南非和印度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

在Posetti看来,面对复杂的社会、技术环境,这三家媒体采取的应对和创意,既不是“偶然为之的创新行为”,也不是“闪亮的新事物”。而是依然恪守新闻公共性,牢牢把握新闻业之基的,融合了明确使命旨在创造公共价值和影响的举措。他将这种创新称之为“使命驱动”。

 

与虚假开战

技术创新

捍卫新闻价值和要求平台具备责任感是这些新闻媒体的目标。在新的环境下,捍卫新闻自由需要媒体更多的作为和努力。

在这些国家,常常遭到政治力量对新闻真实性的攻击。2016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启动了 “反毒品战争”,外界认为这是其试图将法外处决合法化的清洗活动。在此时机,Rappler等媒体受到了来自官方的攻击和丑化。杜特尔特效仿特朗普,给Rappler贴上了“fake news”的标签,并称Rappler背后受到美国的控制, Rappler的记者甚至被禁止进入政府从事采访报道。

“我们在Facebook上看到,所有质疑他毒品战争的人都受到了可怕、恶毒的攻击”。Rappler的首席执行官兼执行编辑Ressa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