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代理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模特

胖人免进,这在以前几乎是摩登代理圈的共识。不论是摩登代理杂志,还是橱窗T台,抑或是火遍网络的直播间,主角总是清一色的瘦子。她们现身说法,传授穿衣显瘦的技巧。

然而在主播换衣服的空隙,粉丝们往往会意识到穿搭的真正秘诀——面对镜头也毫无压力的纤细腰身。

几条弹幕随即会跳进屏幕:“要瘦人穿的,大家都散了吧”。主播眼里的百搭,在胖女孩们这里变成了白搭。“胖子没有穿搭,胖子只看能不能穿进去。”看完攻略,桔子在微博上敲下这句话,配上一个苦笑的表情。

但是,无数达不到所谓“完美体型”的女孩们,需要“专属美丽”,在这种旺盛的需求之下,沉闷的黑色调和加大版的基础款是远远不够的。在国内外,不少商家已经应声而动,推出了各种大码品牌。

(关于国外大码女孩们轰轰烈烈的反击故事,请看南都周刊公众号今天的二条《去他的防治肥胖,我们胖得理直气壮》)

在杭州,大码文创基地的logo高高架起,从模特、主播孵化到设计、制造专业厂商,一条完整的大码生态链已经形成。23位大码主播有着属于自己的秀场。体重超过2吨的她们,是个不容忽视的重量,推动着一个已达百亿元规模的市场。

服饰制造重地珠三角,同样也活跃着许多大码模特,每天为淘宝贡献着无数照片。模特梁晓朗喜欢现在的工作状态。摄影师每按下一次快门,她就变换一个pose: 抬起手遮遮阳光、摸摸肩膀,或者随意撩拨几下头发。

“晓朗,你这个动作摆得真不错。”她经常会听见这样的夸奖,这是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其它职业都无法给予的。

拍摄的前一个晚上,梁晓朗有点饿,她照例叫了份麦当劳外卖,打开盒子,里面是高热量的圣代和鸡翅。她唯一担心的,是自己还不够胖。身高168,体重140斤,刚好够上大码模特的门槛。

在拍摄一件大码裙装时,为了突出衣服的收腰设计,店家只能把她腰间多出来的布料夹到身后。一边夹,一边说她还是太瘦了些。

刚毕业那会儿,梁晓朗有着普通的体重,也做普通的工作:前台、收银、行政、工厂流水线。她也尝试过当游戏主播,这份兼职没让她存多少钱,反而攒下了一身的脂肪。

最多的时候,她一天能吃5顿。体重从110斤一路飙升至140斤。可正是这多出来的30斤体重,才将她从那些不喜欢的工作中打捞出来。

大码模特带给她的成就感,有一部分来自于这个行业的薪资。客户开出来是工资是诱人的:新入门的模特,往往按500元一天计价,一个月下来,收入轻松过万。对于有点经验的模特来说,年薪30万不算困难。

如果遇上了营销做得好的店家,能够登上搜索第一页,模特拍摄的产品销量突破五千,就快就能变成“淘宝爆款”。一年碰上两次爆款,年薪百万基本不成问题。

胖,也有胖的规矩

同样是大码模特的漫漫,长着一张好看的鹅蛋脸。如果只看脸,你完全想象不到她有170斤。即使是在大码模特圈,这个数字也不小。但是在直播间里,一个与普通人更相近的主播,越能给胖女孩们“真实”的效果。她的主播账号如今是公司里最火的一个。

这在圈外是难以想象的。从小学始,漫漫在学校就是一个笑话,“你能想象到的所有欺凌和排挤,我都经历过。” 最胖的时候,220斤的体重全都压在她164cm的身体里。她整日只敢穿肥大的长袖长裤,把自己裹在热气蒸腾的黑色衣衫里。

体重一旦超标,似乎就会在人际交往中变成一种“丢脸”的特征。“懒”、“馋”、“没有自制力”、“不努力”,任何臆想出来的道德标签都可以顺着贴上来,就因为,你是一个胖子。

上一次街,她都要做很久的心理准备,也不敢跟人目光相接,总觉得路人都在议论自己。有一次,路过的混混朝她吐唾沫:“死肥子!”她吓得一下蹲坐在地上,边发抖边哭。

哭到上不来气的时候,她恶狠狠想,我一定、一定要减肥。她开始每天拼命灌大杯大杯的蜂蜜水,再放一点百香果补充维生素,其他食物一概不吃。绝食一个半月后, 掉了 20 斤肉。

一次偶然,漫漫妈妈看到大码模特公司招人,怂恿女儿去试试。漫漫发去了自己的照片。经纪人一眼看中了她的颜值,但告诉她:“你很好看,但必须再减肥。”过胖也是不符合大码模特要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