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登录的“防治肥胖”,我们胖得理直气壮!

世界防治肥胖日”,5月11日在这个由头下,成了大批媒体和自媒体呼吁减肥的盛大日子。

不出意外,摩登登录可能还会看到如下说法:这个日子是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5.11谐音“我要1”,1寓意苗条,所以是个减肥的好日子。

世界卫生组织这时候就该甩锅了:“不,我没说过,那可能是鲁迅说的!”

事实上,这是个假节日,跟世卫和任何组织都挂不上关系。起因是2010年,有中国专家呼吁,将每年的5月11日定为世界防治肥胖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摄影 孙海

胖,似乎是现代人类的魔咒。它不仅引发着人们对身体健康的担忧,甚至在心理、审美、社会认同上,都引发着无止境的焦虑和恐慌。

新兴中产阶级们热衷在朋友圈晒腹肌、A4腰和马甲线,”连身材都管理不好的人,也无法管理自己的人生“成了某种教条,甚至就连孩子的升学面试,也会将父母的体重纳入考核范围,以此来评判这个家庭是否足够自律。

然而讽刺的是,尽管人们公认,过瘦和过胖都对身体都不好,但前者往往能收获同情和支持,后者却总是引来歧视甚至攻击。

直到有一天,人们站起来反抗了:去他的魔鬼身材,我要胖得理直气壮,毫无歉意!

2017年,一场“反维密时装秀”举行,体型、肤色、年龄各不同的模特登台亮相,甚至有的还有身体残疾,她们共同宣告:无论什么样的身体都有亮点。

活动家们批判身体美背后的社会结构,认为这种结构应该包容一个人的自信和自我价值,而不是侵犯它,他们提倡自信自爱、尊重多元、尊重他人。

2018年,美国大码模特苔丝·霍利迪(TessHolliday)登上了《COSMO》杂志英国版的封面,几年来,她已经掀起了社交媒体时代人们讨论身体,接受身体的运动——身材平权运动(Body Positivity)。

她们共同挑战着身体美的社会结构,试图破除魔鬼身材一元论的文化教条。

来自密西西比河的女孩

2018年9月的一个早上,苔丝·霍利迪(Tess Holliday)穿过肖尔迪奇街区,来到一家豪华私人酒店的花园。肖尔迪奇是伦敦最时髦的街区,这里的男男女女衣着精致考究。而霍利迪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尽管她梳着复古的发型,发丝像上世纪80年代的溜冰者那样优雅地向后挽着,但她的大腿、腰部正汹涌地从紧身裤向外鼓出,巨大的乳房在纽扣式上衣底下颤抖着。

作为一名模特,身高165cm,体重接近130kg的她,显然属于这个圈子的异类,普通大码模特已经无法定义她了。按美国标准算,大码模特一般在8到16码之间,而她是22码,只有5XL以上的衣服才能把她装进去。但霍利迪女士对自己的身体毫无歉意,相反,她为此感到骄傲,她有信心赢得主流的名声。

此刻,她走到COSMO杂志的摄影师面前,对着镜头做了一个飞吻,快门按下,定格。在这张照片上,她身着翡翠色的丝绸泳衣,裸露的大腿和双臂占满了整个画面。她身体上爬满了树藤一样的纹身,其中右臂上纹着Piggy小姐,霍利迪喜欢她,认为这只丑萌的卡通猪勇敢、时髦且性感,并立她为偶像。

2018年10月,《COSMO》英国版出街,人们惊奇地发现,一个超大码模特登上了全球销量最高的女性杂志封面。那个飞吻的动作,配上了一个激烈的标题:超模的咆哮。而过去,这本杂志和所有时尚杂志一样,封面是一个牢不可破的王国,只容纳那些纤瘦骨感的模特们,似乎她们才代表真正的时尚。

而今,这片领地被一个130公斤的胖模攻破了。

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COSMO封面

体重从小是霍利迪的魔咒。

她出生在美国南部的牧场里,童年充满了痛苦的记忆,父亲是个家暴狂,因为体重,时常咒骂她,贬低她。母亲不幸遭受枪伤至瘫痪,但她一直没有因为贫穷与不幸自暴自弃,而是鼓励霍利迪,支持她去追逐一些有趣的事,比如成为模特。

15岁这一年,穿16码(3XL)衣服的霍利迪去参加了一场模特试镜,负责人直接拒绝了她:摩登登录太矮,太胖了,这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