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平台曾经红极一时的台湾男团,后来都怎么样了?

摩登平台曾经红极一时的台湾男团,后来都怎么样了?
这两天,因为娱乐圈的一个惊天大瓜,飞轮海这个可以入选“@千禧bot”的台湾男团时隔多年后再次进入我们的视线,《浪费》秒变《赠汪伦》的同时,也勾起了一批90后的青春记忆。
当然,飞轮海并不能代表一个时代,但“飞轮海现身香港推新碟 保镖护驾机场依旧大混乱”的类似新闻可以证明,他们真的红过,而且是在那个男团井喷的时间点,在内地跟韩国的东方神起、Super Junior名气相当。
一切源于2005年大爆的台湾电视剧《终极一班》,播出同时,里面的主演汪东城、辰亦儒、炎亚纶和客串的吴尊宣布组成男子偶像组合“飞轮海”出道。
据说这个团名是华氏温度“Fahrenheit”的音译,意指四位成员具有不同的性格:吴尊代表忧郁,汪东城代表狂野,辰亦儒代表温暖,炎亚纶代表冷峻。现在想想也是蛮中二的。
那时候的学校小卖部里,这个组合的贴纸卖得那叫一个红火,四个“花美男”出演了不少玛丽苏偶像剧,迷倒了一片青春期少女,被认为是F4的接班人。
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就是《终极一班》《终极一家》《终极三国》系列,除此之外,吴尊搭档张韶涵主演的《公主小妹》↓↓
汪东城男二号出演的《恶作剧之吻》↓↓都取得了极高的收视率,是90后眼中十分经典的偶像剧,很多观众直到现在都会时不时地重温。
不过好歹也是华研旗下的男子流行演唱组合,飞轮海在拍戏间隙陆续推出了4张专辑和多首单曲,还有一些偶像剧的原声带,其中《我有我的young》《越来越爱》《超喜欢你》相对来说比较有传唱度。
作为S.H.E的师弟们,他们在工作上有着频繁的交集,仅是合唱歌曲就有5首,和Hebe合唱的《只对你有感觉》应该是很多人去KTV的必点曲目。
只对你有感觉 (Live)
飞轮海 – 想入飞飞:世界巡迴演唱会台北旗舰场
2011年,组合核心吴尊无心歌唱事业、宣布单飞,飞轮海就此解散。之后,四人各自出演的电视剧、拍摄的广告和录制的综艺中有不少是在内地完成的。
翻阅相关新闻可以看到,目前成员里只有这次处于风暴中心的炎亚纶还在坚持做音乐,几年来正式专辑、迷你专辑、单曲一个没落。
博主@长谷川细作 整理的炎亚纶采访合集也让网友感叹:还是那时候的男团偶像好,当代华语男团除了粉圈的腥风血雨比较好笑,本人基本没什么梗。
炎亚纶说可能明年会发专辑,记者随口问了句“也是在华研?”他笑了一阵确认了,之后记者又说“那跟华研的合作是台风都吹不散的”,他装作一本正经地表示“看(台风的)强度”。
在另一段采访里,他提到自己有次签唱会签到半夜4点多,到最后肩膀发炎右手都举不起来了,记者开玩笑问“只有右手不举吗?”他也跟着开黄腔↓↓
讲道理,跟这么有梗又会说情话的人谈恋爱,感觉应该很不错。
至于八卦牵扯到的另一位成员汪东城,从作品列表与综艺录制来看,他无疑是最忙碌的一个,但除了终极系列,组合解散后拍的其他影视作品并不知名。
《镇魂街》《萌妃驾到》《西夏死书》……都是些在小范围内被关注过的网播剧,搭档的女演员有金晨、贾青,看上去是个各种题材都在尝试的网剧咖。
由于气质出众,吴尊一直都是各大卫视争抢的偶像剧男主,但单飞后的作品其实并不多,近年来除了前一阵因为发型上热搜的《武动乾坤》,只有《爸爸回来了》和《爸爸去哪儿》这两部亲子综艺为他刷了一波好感。
一句讲述初恋的“她已经结婚了,过得很幸福”,被爆出指的就是他相恋18年的老婆,让很多女生羡慕这个“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
本次风波中,有网友调侃辰亦儒应该是整个团里最苦的一位了,能隐瞒一个队员隐婚、一个队员单恋还“强撩”另一个队员的爆炸信息十几年,可以说是闷声干大事的人才。
然而,这个团里可没有一般人,每个男孩都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之前在组合里存在感最低的辰亦儒,这次也被揭发曾是个普普通通的女装大佬罢辽。
据他自己讲,是高中参加的比赛,戴上假发、穿上女生制服拍摄的照片。当时他的身高已经快1米8了,为了制造娇小的错觉,找了一位身高187cm的同学在后面当背景,给主办方寄完材料后还穿着拍照那一身到别的班级拉票,结果入围了前10名。
不料过了两个月就被爆料其实是男孩,杂志社刊登了道歉声明后还表示照片里看不出来是男孩,“如果你真是女孩就太漂亮了呢!”
换句话说,当时的台湾校园美少女top10大概长这样↓↓
前面提到过“男团井喷”,这两年才开始追星的人可能不知道,中国偶像团体的爆发并非始于2018年的偶练、101,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F4的大火。
可以说,早在台湾偶像剧风靡大陆的时候,台湾男团就已经刷脸成功了。
F4之后,最红的台湾组合大概就是飞轮海了,与同时期的其他组合相比,飞轮海成员在内地始终保持不低的出镜率。而在他们实红的2005年到2011年,台湾其他的几个男团虽然不那么有名,却也应该有姓名。
比如由孙协志、王仁甫、王绍伟、许孟哲、彭康育组成的5566。
不管是在当时还是现在,以飞轮海的外形条件自诩“花美男”没人会反对,而2002年成团时宣布五个人要在演唱、主持、电视、电影、舞蹈、广告六个方面发展的5566,可能就不那么符合大多数年轻人的审美了。
更何况,当年推出这个组合是想跟F4打对台的↓↓
好在5566有数十首流传颇广的歌曲,主要模式都是“偶像剧+原声带”,比较有名的《我难过》《无所谓》出自《MVP情人》,大陆译名《永不言弃》↓↓
这部剧在华视首播创下了年度偶像剧收视纪录,也让5566实现了“出道即爆红”。传到大陆后,每个学校附近的精品店里都在卖剧中男女主的定情信物“小蓝球”,多少人挨家挨店地挑色差就为买一根和剧里一模一样的挂在手机上。
当时的台湾偶像剧还是张韶涵的天下,2002年的陈乔恩还没靠《王子变青蛙》走红,在这部剧里拿到的角色只是女三↓↓
《传说》《存在》则出自孙协志主演的《西街少年》,作为男一号,当年的霍建华、刘品言、王心凌都在给他做配↓↓
其他还有《原点》《永不放弃》出自《格斗天王》,《风云变色》出自《紫禁之巅》,当然,最为有名的还是《好久不见》和《喝彩》。
对了,还有火了整个2008年的《北京欢迎你》,林夕作词、小柯谱曲,百名明星共同演唱,5566有出镜也算是他们真实红过的见证。
可惜唱完这首歌之后,组合就宣布解散了。
2016年,台湾金钟奖现场上演了一幕回忆杀,5566合体演唱了一首《我难过》,虽然又走音又跑调,但仍然让很多80、90后仿佛置身于十年前。
其中,王绍伟的发展道路比较独特,先是5566的成员,后来又加入了同公司的183club,横跨两团进行活动。
因为平均183cm的身高,183这个男团的整体颜值会比5566稍微高一点,但百科里说的“帅得脱离现实,犹如卡通漫画里走出的人物”实在是有点夸张。
该组合于2004年正式成立,次年5位成员一同出演《王子变青蛙》,并演唱该剧原声带《真爱》《迷魂记》等歌曲,由此打响名气↓↓
之后又靠《爱情魔发师》↓↓推出了《完美情人》《甜蜜约定》等单曲。根据网友们近年反馈,这个组合发的歌质量上可以傲视同期的其他男团。
2008这个年份很神奇,不止5566在这一年“下线”,当时仅剩3人的183club也宣布解散。现今,观众对于这个组合已经相当陌生,里面能叫得出名字的,也只有第一代霸道总裁明道了。
而在这俩男团解散的两年前,从选秀节目《模范棒棒堂》第一批出道的6位男孩组成了偶像团体棒棒堂,成员包括庄濠全(敖犬)、邱胜翊(王子)、杨奇煜(小煜)、廖俊杰(小杰)、廖亦崟(威廉)和刘俊纬(阿纬)。
这应该是当时国内最接近日韩娱乐体系的一个男团了,成员中擅长唱歌的、舞功一流的、长得好看的、有综艺感的,分工明确、各有担当。
于2007年发布专辑《七彩棒棒堂》并踏上台北小巨蛋,完成首场演唱会。
《模范棒棒堂》的主持人是范玮琪,她的男友黑人陈建州主持了另一档同台同类型的节目《我爱黑涩会》,选出了9人女团黑涩会美眉,后来改叫黑girl。
这两个团一起出演了偶像剧《黑糖玛奇朵》和《黑糖群侠传》,少年少女的爱情故事也是相当甜了。
女生里发展最好的是鬼鬼吴映洁,她是组合里人气最高、也是最早退团选择进军内陆的,在《陆贞传奇》和《明星大侦探》里口碑挺不错的。
想当年,她和王子组成的“鬼王CP”圈粉无数↓↓后来发现,这姑娘的CP体质也是一绝,跟谁好像都能配一脸。
2010年,棒棒堂解散,组合一分为二,两个人气成员各自带着昔日队友成立了新组合,“LOLLIPOP F”和“JPM”。
但成员之间的关系好像也还行,时不时能看见他们“合体”的消息,敖犬在台北举办首张个人专辑发片会时,王子还去帮他站台了。
最近一次看到他们的名字,应该是王子同学出现在综艺《超新星全运会》里↓↓
剩下的台湾男子组合里,值得一说的也就可米小子了,不过他们真的不应该算是“小子”,这个成军于2002年的男团团龄几乎匹敌F4。
成员有王传一、安钧璨、曾少宗、申东靖、张廷伟、许均豪,虽不曾一起出演过比较有名的偶像剧,但还是以一首朗朗上口的《青春纪念册》俘获了不少歌迷。
青春纪念册
可米小子 – 青春纪念册
这个组合的星途是既坎坷又短暂,由于唱片销售不佳和男团风潮退烧等缘故在成团第三年就宣布解散。上一次出现在大众眼中,是2015年成员安钧璨作为安以轩的男闺蜜病逝;上上次是2012年成员申东靖因病去世。
目前还活跃在荧幕上的大概只有王传一了,几乎不再唱歌,出演的影视剧也很少是主角,要知道,他之前的《恶魔在身边》是给杨丞琳贺军翔搭男二的。
在内地红过的台湾男团暂时能想到上面这些,像B.A.D、ENERGY、Tension、元卫觉醒……这些出歌比演剧多的组合就比较鲜为人知了。
有人说90后的童年偶像基本都是台湾的男团成员。此话有些偏颇,但不无道理,毕竟当时F4带起来的主流就是以剧造星——通过出演偶像剧出道或走红。
成员火起来后就是披着歌手外衣的演员,以拍戏为工作重心,音乐作品多是剧集的主题曲、片头片尾曲。比如5566的《MVP情人》、183club的《王子变青蛙》、飞轮海的《终极一班》和棒棒堂的《黑糖玛奇朵》。
离开那些偶像剧,“偶像”们很难在观众脑中留下痕迹。
时间回到2001年,言承旭、周渝民、朱孝天、吴建豪主演《流星花园》一夜成名,制作公司乘胜追击,将四位主演打造成了一个男子团体,定名F4。
凭借偶像剧催生的人气,他们迅速打开市场,2年内举办了19场世界巡回演唱会,足迹遍及内港澳台日韩新马泰菲印越及海外,被媒体誉为“亚洲之光”。
他们开创了“以剧造星”的模式后,却又陨于这一模式的成果——
在随后如潮涌来的偶像剧、男子组合的夹击下,“2006年以后,F4再难有新作品,2008年在日开唱后,基本宣告解散”。
跟五月天、小虎队这一档台湾最具知名度的男子组合不同,他们无论解散与否,一直都很有人气;而对于追随F4的成功、当时男团风潮下的产物来说,从红极一时到没落消失,都可以通过台湾偶像剧的发展按图索骥。
毕竟2010年左右,不仅是这些台湾男团在内地陨落的时间节点,也是90后曾爱过、却很难再爱下去的台湾偶像剧在内地逐渐失去市场的时期。
90后长大了,但记忆里的“童年偶像”们还留在影视截图而非耳机里,只需一眼,就能回想起当年对我们影响颇深的玛丽苏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