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渴望》到《娘道》,摩登平台伦理剧女主角开了多少倒车?

从《渴望》到《娘道》,摩登平台伦理剧女主角开了多少倒车?
《娘道》的火爆,也许正是电视剧创作水准整体下降的证明。《娘道》再烂,好歹有足够狗血的剧情与噱头,反观同期注水、拖沓的电视剧,甚至连一个有吸引力的宣传点都拿不出来
柳瑛娘因难产躺在床上,大汗淋漓,面临着母子俱损的危险。当被问道“保大保小”的问题时,她撕心裂肺地喊着:“我这条贱命算什么?我一定要为继宗生出儿子!”
柳瑛娘还是没生出儿子。她先后生了三个女儿,取名叫“盼娣“”招娣“”念娣“,可谓思子心切。但生下来的女儿们,也险遭被抛弃、投河,甚至被视为灾星,命运多舛。
这是电视剧《娘道》中最具争议的剧情之一,一时间,《娘道》成为群嘲对象,豆瓣评分仅有2.6分。但另一方面,它的收视率节节攀高,一度破2,还有网友调侃:“妈妈为了看《娘道》,连夜宵都不做了。”冰火两重天,《娘道》为何一边被骂,一边被捧?与此同时,由蒋雯丽主演的《正阳门下小女人》正在热播,收视率夺冠背后,这个讲述自主创业的大女人的故事是否能一改近几年家庭伦理剧的口碑颓势,再振这一类型剧的辉煌?
90年代女主角:
从永远善良到遭遇危机
《娘道》的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的山西,巧合之下,柳瑛娘嫁入大户人家隆府,她以争做贤妻为目标,却遇上众多艰难险阻:生子梦破碎、被逐出家门、甚至走进冤狱。
在铺天盖地的讨论中,观众对《娘道》最为不满的,是剧中无处不在的封建伦理观念,身处漩涡中心的女主人公,非但没有抗争,反而喊出“我一定要为继宗生出儿子”的言论。这对接受了性别平等观念的现代观众来说,自然难以接受。
被过分道德化的女主人公,其实是对封建传统女性的脸谱化。
观看《娘道》时,人们或许会想起1990年播出的电视剧《渴望》。同样是家庭伦理题材,同样是试图刻画坚韧善良的女主人公,也同样有收留弃婴的情节,但《渴望》的意义,是前者所不能企及的。
《渴望》
《渴望》讲了一个很有时代感的故事。善良、勤劳的女工刘慧芳不顾家人反对,选择与知识分子王沪生在一起。之后,刘慧芳收留了弃婴,却渐渐与出轨的王沪生感情破裂,最终离婚,也不愿复合。扎实的剧本与表演,再加上王朔与郑晓龙、赵宝刚的强力班底,《渴望》创下了中国电视剧发展史上的最高收视纪录:98%。即便是1980年代的经典诸如《西游记》《红楼梦》,也没有达到这样的成绩。数据之外,人们喊着“举国皆哀刘慧芳”的口号,以表对她的同情与怜惜。
开了个好头的《渴望》,引领了随后接踵而至的精品家庭伦理剧。《外来妹》《情满珠江》《牵手》等电视剧皆在上世纪90年代引起轰动。这一时期的家庭伦理剧,思想开放,从家庭生活到职场风景都有涉及。文化评论专栏作家韩松落还记得,在《渴望》等电视剧出现之前,他在电视上能看到的多是侠客、战争题材或者是猎奇感较强的的作品,而这一时期的家庭伦理剧却着眼于日常的细致刻画,“场景、台词都特别日常,特别生活化”。
《外来妹》
更可贵的是内里。当八十年代思潮争论的风吹到90年代的家庭伦理剧时,带来的是富有人文关怀的剧情与开放的思想内核。《外来妹》里的打工妹为了自力更生而选择在打工生涯中沉浮;《情满珠江》中,一群知青经历了上世纪70年代的下乡、80年代的返城与改革开放后的创业潮,串起了几个风云十年;《牵手》中,平常人家中的家庭危机与工作间的矛盾被放大,昭示着越来越多的家庭将陷于情感与职业的双重夹击。
“80年代开花,90年代结果。”韩松落在这个十年里,看见了影视创作者对女性、个体身份与命运的探讨与包容。
21世纪初女主角:
对家暴和性侵说不
到了21世纪初,家庭伦理剧在关心女性生活状态与命运的路上更进一步。除了家庭、职场困境之外,对性与自由也开始有了探讨。由蒋雯丽等人主演的《好想好想谈恋爱》聚焦了四位思想开放的都市女性在感情上的波折。四人出入于男人堆之中,却仍渴望收获到真挚的爱情,颇有中国版《欲望都市》的模样。《中国式离婚》则无微不至地书写都市生活里,夫妻感情的变迁,放大了婚姻生活中的痛苦与摇摆,在离婚现象逐渐增多的同时,成为了荧幕上的现实映照。
甚至还出现了反家暴、反性侵之类的题材。许多人的童年阴影《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就讲述了一个残酷的家暴故事。医生安嘉和与妻子梅湘南在婚姻中不断心生缝隙,并伴随着对后者无止尽的家庭暴力与自己的精神错乱,最后自杀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