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律师: 法律允许性侵儿童受害者有更多的时间提起诉讼

加州,萨克拉门托——加州给儿童期性虐待受害者更多的时间来决定是否提起诉讼,加入几个州的行列,扩大受害者的诉讼时效,因为学区警告称,新的规定可能会使他们破产。

周日,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签署的这项法律允许儿童期性虐待的受害者在40岁之前提起民事诉讼,也就是被发现性虐待的五年后。之前的限制是26个,或者在发现虐待行为后的三年内。

它还暂停了时效三年——从1月1日开始——给所有年龄的受害者时间提起诉讼,如果他们愿意的话。

该法案的起诉人、民主党女议员洛伦娜冈萨雷斯(Lorena Gonzalez)说,“认为一个人在儿童时期受到性侵犯,实际上可能没有时间去报告这种虐待行为,这是令人发指的。”

加州至少是今年第三个采取这一措施的州。今年早些时候,纽约和新泽西将法定时效提高到了55岁。纽约还将诉讼时效暂停一年,导致数百起针对医院、学校、罗马天主教会(Roman Catholic Church)和已故金融家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诉讼。

类似的诉讼可能会在加州发生。西雅图的律师迈克尔。普法奥说,他的律师事务所代表全州大约100名儿童期性虐待受害者,他们一直在等待这项法案成为法律,这样他们就可以对童子军、寄养家庭、学校以及“全州几乎所有的天主教教区”提起诉讼。

“它的宽度令人震惊,”他说。

受害者包括里奇·克莱顿,他在20世纪80年代初在特拉维斯空军基地被一名助理童子军团长性侵。克莱顿现年50岁,与妻子和五个孩子住在夏威夷。

几年前,克莱顿得知他的施虐者出狱了,又犯了一桩罪,然后又被送回监狱,再次被释放。这一消息让他陷入了吸毒和酗酒的恶性循环,直到去年他试图在自己的衣橱里上吊自杀,却被他的一个孩子发现。

他说:“我已经把我的生活带回了一个积极的方向,我正在努力度过那个事件。”

克莱顿说,他之前没有起诉童子军,因为他“试图把那些东西埋得太深”。他说,在接受心理辅导之前,他并不完全了解自己所经历的创伤有多大。现在,他想让那些负有责任的人承担责任。

克莱顿说,如果没有这条法律,“那些深陷过去某种创伤的人仍将深陷其中。”

美国童子军的一份声明表示,该组织“深切关注所有儿童虐待的受害者,(我们)真诚地向所有在童子军期间受到伤害的人道歉。”声明指出,该组织已经实施了诸如强制青少年保护培训和背景调查等保障措施,同时禁止一对一的交流。

甚至在今年之前,男童军的财务就因性侵和解协议而紧张,而随着最近在人口稠密的州通过了对受害者友好的法律,该组织的情况已经恶化。这个组织说,它正在探索“所有可能的选择”,并没有排除申请破产的可能性。一些律师认为,申请破产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在加州,很多反对这项法律的人来自学区,他们警告说这项法律做得太过了。在事实发生40年后提起的诉讼使得收集证据变得更加困难,因为证人更有可能离开或死亡。此外,该法律改变了法律责任标准,使受害者更容易在法庭上胜诉。

如果受害者能够证明试图掩盖虐待行为的实体,法院可以将赔偿金额乘以三。

“我们不想把学校里不恰当的性行为带来的创伤最小化或轻视化,”加州学校委员会协会发言人特洛伊·弗林特说。“这项法案很有可能使许多地区破产或陷入贫困,这将阻碍我们在未来几年为今天的学生和学生提供适当服务的能力。”